邓元杰的看法: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(2)

- 编辑:admin -

邓元杰的看法: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(2)

此文是上一篇《邓元杰的看法: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(重磅文章)》的继续。
上一篇文章,我重点分析并得出了两个结论:1、用市场、用产品换资源,和资源国家的这种关系,长期不可持续。2、大力发展华北平原的水利工程,是百年大计,千年大计。本文先回答一个常见问题,再对第2个结论做点补充,那就是:小气候的影响不可忽视,然后再往下写。
我发现很多读者提出的一个最常见的问题或看法是:这和炸开喜马拉雅,引入印度洋水气湿润大西北,好像差不多。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想到了“炸开喜马拉雅”或者青藏高原?这是牟其中在90年代的主意,非常不靠谱,和我的建议完全背道而驰。因为他是一个大工程,那些土石堆到哪里?而我是上万个小工程,选择低洼处挖湖,挖出来的土石堆到旁边还能形成规范水流的高地,种树种粮都行。
“炸开喜马拉雅”为什么不靠谱?请看下面的地形图。青藏高原海拔4000多米,南边孟加拉国和印度就是平原,引风必须从平原引吧?所以西面从接壤克什米尔、阿富汗的地方,炸开口子的想法基本上不用考虑,因为国境线外面还是高原,所以只能从东面炸。
好吧,从东面炸,必须炸出一条至少深3000米、宽1000米、长2000公里(2000000米)的大沟吗?这是最保守的估计?多少土石方?乘一下就知道,这是6万亿立方米的土石。堆到哪儿?堆到青藏高原上当然可以,但是深达3000米的大悬崖实在够吓人的。所以为了平缓,必须做成梯形。所以宽度未必是1000米,而是还要增加。
宽度多少合适呢?1000米实在是太狭窄,指望从这个风道里流入湿润的空气,把我国大西北都给湿润了,风速得多少?我们知道,一立方空气的含水量在0~30.38克之间。好吧,我们就算从印度洋吹过来的是饱和空气,一立方米含水30克,我国西北300万平方公里的降雨量,要从200毫米达到400毫米,需要增加6000亿吨降水。好吧,我们再除个10,给我们600亿吨降水就行了,这就需要每年从印度洋吹来200亿亿立方米的空气。如果通道的横截面是300万平方米(3000乘以1000),就需要通过大约6666.66亿米长度的空气柱,按一年时间来算,相当于风速达到21139米/秒。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所以必须至少把通道拓宽100倍,达到100公里宽度。但即使这样,风速仍然高达211.14米/秒。这就是个超级大风道,不可能有什么生产或高大树木。
好吧,那我们把通道在拓宽至五倍,达到500公里宽度,这样风速可以降低到42米,仍然很高,但是西藏整个的宽度猜不到2000公里,难道要挖掉1/4的青藏高原吗?这些土又堆到哪里?
OK,折中的方案就是:通道宽度100公里,深3公里,长2000公里,长年风速211.14米/秒(可惜印度洋来的风又不可能刮的这么快,所以带来的降水估计将下降两个数量级,那还有什么用?),需要挖出600万亿立方米的土石。这些土石将把通道两边的高原,继续加高几百米都不止。如果运到我国其他地方,这运输量将耗费多少能量?
更不可行的是,如果我们真这么做的,这对地质形态是多大改变?对地球板块是多么巨大的改变?一个三峡工程几百亿立方米的水,已经引发了地震,这个巨大的工程将引发地壳做出什么反应?
相反,如果我们在从辽宁到湖北的中东部地区,包括陕西、山西等地区,挖出5万平方公里的湖泊,就算平均湖深10米,也就是5000亿立方的土石。貌似很大,但是不足600万亿立方的十万分之一,而且是分散在各地的工程,所以对地壳地球板块的改变可谓微不足道。
所以,牟其中的建议完全不靠谱,可谓荒谬之极。而我的建议,规模不足他的十万分之一,这已经是几百年大计了。按照牟其中的想法,那恐怕是几万年的大计,而且做成之后也完全不实用。
哎,为了这个好像写的有点多。但是不下十几个人给我提这个建议或问题,所以我不得不花费篇幅,好好定量计算一下,让大家看看他的建议是多么不靠谱,而我的建议才是可行的。
好了,现在说说“小气候”。
这里的“小气候”没别的意思,就是局部气候。我在登泰山的时候,对“小气候”感受颇深。
那是某年的夏天,我带着8岁的儿子一起登泰山。当时是七月份,山下三十多度,而且有太阳。我事先查了天气预报,顶多是天阴,所以也没带雨伞雨衣之类。我们从红门出发一路攀登,走了几个小时,快走到十八盘的时候,山上下起了大雨,而且气温已经在20度左右。我们借机找了个铺子吃了碗面,休息了一会儿,雨停了,继续攀登。当时的雨很大,但我们基本没淋到。
等走过了十八盘、南天门、玉皇顶再返回,已经六个多小时,都有点走不动了,于是我们选择乘索道下来。但是等索道的人很多,排队将近两小时,此时又下起了中雨,下个没完,我和儿子都淋成了落汤鸡。仅仅是中雨也就算了,关键还有风,气温20度,时间长了就很冷。好心人给了儿子一件雨衣,我表示感谢。最后总算乘索道,在云雾中下来了。等到了中天门出来,根本没有雨,而且气温又恢复到将近30度。后来又开车出来,天气也不是很阴,远远还能看到泰山顶上的云山雾罩。
泰山上的两场大雨和山下的环境,给我深刻的感受是:面积并不大的泰山,山上山下的气候可以迥然不同。也就是说,“小气候”的形成,不需要很大面积,并能在相当时间里保持稳定。在绿化很好的泰山上经常有局部的雨(冬天肯定是雪),让空气湿润清新,就是明证。
山西五台山也是这样。国家五A级景区、方圆250多平方公里的五台山多雨,更主要的原因是它已经变成旅游区,所以政府非常注意绿化保护。看看地图可知,五台山都是绿色,但周边却不行,也没什么像样的湖或水库。所以五台山的小气候,也就影响五台山和周边而已。
看看山西地理,五台山正处于华北平原和山地的接口,处于太行山脉,从东边吹来的湿润空气在此上升并凝结成降雨,所以这一代的降雨反而比较充沛。遗憾的是,我国没有在这里建立大片湖泊蓄水。如果这里蓄上了水,就会形成更加湿润的小气候,也会大幅增加西边的降水。
我在苏州太湖,也感到小气候的利害。当在湖中的西山岛旅游时,空气湿润,经常有大片雾气,但和海边还不一样,因为太湖是淡水湖。但是这么个大湖在这里,对周边的湿润气候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长江三角洲,并不是因为气候湿润而有了太湖,而是因为这里既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,也没有高山阻隔,而是大片丘陵地带,所以有了太湖和成千上万个湖泊,所以才气候湿润,并将这种湿润的气候,一直沿长江延伸到中游。如果长三角的上万个小湖不断缩小,乃至大部分都消失,长三角变成比过去更平的平原,看似可以种植更多粮食,但蓄水量将大幅降低。那时,中游的江西、湖南、湖北一带,将比现在明显干燥,进而影响天府之国。
我们可以再看看四川盆地,这里有不亚于江南的湿润气候。但是,如果湖北、湖南变得更干燥,如果由于全球变暖,青藏高原的积雪融化完毕,并且降雨量小于蒸发量,那么,长江上游将没有足够的水。那时,四川盆地恐怕也会变成一个比较干燥的大盆子,冬天更冷,夏天更热。进而影响西部,让西部变得更干旱。
实际上,在过去几十年,四川盆地西部的环境已经变得比过去更干燥了。比如红军过草地的地区,这块草地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,纵长500余公里,横宽300余公里,面积约15200平方公里,海拔在3500米以上。草地就是高原湿地,为泥质沼泽,现在已经大为缩小,改耕种粮食了。例如著名的松潘草地,现在是这样:
的确很漂亮,而且不缺水、更宜居。但是这里的宜居了,西边的广大地区,将变得更加干旱。而且,就算这里暂时宜居了,但如果以后四川盆地变得更干旱、夏季更炎热,这里也将变得更干旱。
人类的生产活动,我们的做法,一直在降低土地的蓄水量。我们的家园,正在被我们逐渐破坏掉。
所以,在当今生产力比过去高成千上万倍的情况下,如果我们在沿海大力修建湖泊水库,逐步建立起一个个湿润的小气候,并一直向西延伸,逐渐让我国的中西部地区变得湿润,湖泊、植被更多,让整体环境变得更美好、更宜居,绝对是百年大计,千年大计!
这个话题就谈到这里,现在回答在上一篇《邓元杰的看法: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(重磅文章)》中的第3个重要问题:中国是不是已经大到了“就算自己韬光养晦,别人也会上门找麻烦”的程度?
在邓元杰看来,根本不是这样。
因为我们自己有重大麻烦,看似GDP已经是世界第二,好像很强壮了,但这很像一个貌似身体很好、但实际上是亚健康状态的人,一旦出事,可能立即就会生重病住院甚至死掉。
是的,死掉,请原谅我的危言耸听。
看似比过去强壮、富裕,但要比过去脆弱得多。我们根本没有向外施加影响力的资本,和一些国家在外面斗来斗去,更是毫无意义,反而让我们失去解决内部重要问题的时间,让我们变得更脆弱!
这样,一旦我们真的遇到了危机,我们在外失去强大的援助,在内又大伤元气,甚至被颠覆,中华文明,真的就完了。
可能有人会说:我们没找别人的事,是别人上门找我们的事,我们不得不反击。比如美国……这就是看法不同了。
好吧,就算美国来找事了,美国的找事,和我们内部的重大麻烦、危机相比,哪个更严重?
说了半天,我国内部的重大麻烦到底是什么?
我告诉大家,是异质文化在国内的繁衍。
很多人都低估了这种异质文化的生命力,低估了对汉文化的侵蚀和危害程度。汉文化可以包容、融合其他一切文化,但在这种异质文化面前,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。
如果这种异质文化很先进,能为人类科技做出贡献,或者能包容其他文化,最终能达到融合,也行。就像汉文化中也有大量的草原文化,过去的匈奴、突厥、鲜卑,乃至蒙古、满族文化,都融合在汉文化中,大家兼收并蓄,这也可以。但是这种异质文化骨子里是彻底排外的,当人口达到一定比例之后,就会实行原教旨主义。
外面的各种矛盾,不管谁惹谁,都是癣疥之疾,但是这种异质文化在体内繁衍,是心腹大患。
很多人都低估了这种异质文化的顽强,低估了繁衍速度,那我给大家说说。
朱元璋在建立明朝后,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这种异质文化的危害。但是他也不想多杀人,于是强硬规定:MSL(当时叫“回回”)必须和汉人结婚,说汉语,起汉名,穿汉服。
重复一遍:回回必须和汉人通婚,说汉语,起汉名,穿汉服。
朱元璋的想法是:你的文化再顽强,只要做到上面几条,这个民族就融合进汉族了。而上面几条,凭借国家的严厉措施,表面上都可以看到他们是否能做到。所以经过几代人,这种异质文化将融合进汉文化中,不再对汉文化、对中原王朝形成威胁。
可惜,智谋沉远、手段严厉的朱元璋,还是低估的这种异质文化的顽强。几百年之后,中原乃至西北的很多西亚MSL面孔,的确消失了,但是产生了一个新的群体,他们表面上和汉族一模一样,清代称为“汉回”。而把新疆缠着大头巾的MSL,称为“缠回”。
也就是说,经过五六百年的通婚和繁衍,”汉回“,也就是现在的回族,99%的基因和汉族是一样的,但是骨子里的文化却不一样。他们顽强地坚持异质文化,这在明清时期,因为文化的不同,给双方都造成了很大悲剧。
如果他们的人口比例很低也就罢了。但是最近几十年,人口飞速增长。
在明清时期,MSL占我国的人口比例,一直不到1/200。这不仅因为明代的打压(其实打压根本没用),根本原因是汉文化本身也很顽强,我国发源于夏商周、成熟于秦汉的汉文化,本身是极其顽强,有很大优势的。这让我们在过去两千多年不断发展壮大,国虽有时被灭,但汉文化反而兼收并蓄,不断扩大影响范围。
但是汉文化面对这种异质文化,根本没有办法,已经在西北节节败退了。
对于这种文化的分析,网上有很多文章。我过去也写过两篇:《从罗兴亚人的遭遇看MSL和异教徒冲突的原因,以及现代社会下的解决方案(中)》《从罗兴亚人的遭遇看MSL和异教徒冲突的原因,以及现代社会下的解决方案(中)》,本来还想写《下》,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写。现在我发现,这两篇文章已经被删除。
中国MSL的比例,包括回、维吾尔、哈萨克等十个少数民族,1955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时,不到0.5%,但是现在,已经接近3%。
六十多年时间,MSL在我国的人口比例,已经变成了过去的六倍。
正因为如此,所以在网上才看到,因为生活习惯和文化的不同,而产生的那么多口水。但在几十年前,这些话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这是指数级别的增长。如果按此趋势下去,汉族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生,而少数民族猛生,那么再过六十年,MSL可能占我国人口的18%。
就算严格控制,六十年后,MSL也会超过总人口的10%。
而根据国际人口学家的研究,只要MSL在一个地区的人口超过10%,别人必须在言行方面更加注意。而整个地区的MSL化,将加快速度。
不要以为华夏文明已经延续了五千年,还将继续延续下去。因为华夏文化面对的伊斯兰文化,是一种更加顽强的文化。
因为这种文化来自于沙漠。坚持这种文化的人,在生存和繁衍上有天然的优势,所以他们是地球上最顽强不屈的文化。虽然在别人眼里,这种文化有很多缺点,但从出生就浸染在这种文化里的人,至少99%的人,是绝不这么认为的。否则,这种文化也不可能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。
本来,汉文化也不差,至少差不了多少,所以在明清时期,汉文化对这种文化还是有很大的遏制力。但是最近七十年,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的四十年,“唯经济论”让汉族陷入挣钱的疲于奔命,计划生育进一步阉割汉族,于是让这种异质文化的人口猛增!短短六十多年,他们的人口比例,已经从不足0.5%,增加到将近3%!
所以我实在搞不懂,中国有什么必要,有什么理由,在外面扩大影响,进而和其他大国发生矛盾,然后争来斗去?
争来斗去的结果,是内部异质文化更加强大,我们的老窝将被端掉。
所以,愤青们的对外愤怒有意义吗?
毫无意义。愤青们把外面的癣疥之疾看得非常重要,等愤怒了几十年后一回头才发现,别人又生了一大堆孩子,自己的家没了。
可能有人说:现在我们不是正在强力扭转这种异质文化,在扭转“去中国化”吗?
邓元杰的回答是:目前所有这些措施,都只有表面作用。
因为它们远远不是根子上的措施。
从根子上动摇这种文化的,只有毛主席提倡的阶级斗争。也就是把民族矛盾转化为阶级矛盾,并且,当时淘汰和批判的,不仅是少数民族的文化,连汉族的传统文化也要批判和淘汰(文革中的“破四旧”),可以说是一视同仁。在当时的氛围下,这种异质文化确实受到沉重打击。除了吃不吃某种肉,至少在“阶级斗争”的氛围下,大家几乎都一样。我国的民族关系,也好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,这是毛主席的丰功伟绩。
但是改革开放以来,由于“一胎政策”和“信仰自由”,这种异质文化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恢复。所以毛主席的种种努力,和朱元璋一样,也都失败了。
因此邓元杰认为,现在趁我们的国力空前强大时,根本不是对外扩张影响的时候,因为内部危机更大了。我们应该在内部,充分消解异质文化,消解异质文化对主流文化的侵蚀,为中国的长久发展积蓄进一步动力。
鉴于过去五六百年的种种失败努力,这个任务非常、非常艰巨,怎么高估,都不算过分。
这和在中东部修建几万个湖泊一样,同样是几百年大计。
在这个问题上,我也有办法。但是,不方便说。
写到这里,我必须重点强调我的态度:我坚持民族团结,而且主张和平。因为我们的血脉都一样,哪怕西部的维吾尔等民族,在过去几千年也深受汉文化的影响,所以我的方法绝对是和平手段,我们都应该是相亲相爱的同胞。只是由于各种原因,不方便说。
但这个问题同样非常、非常重要。因为现在中东部地区的主流民族是汉族,在中东部建立几万个湖泊,让我国变得总体湿润,让我国西北更宜居,增加六七十万平方公里的森林、良田和牧场,不是为了让异质文化更加繁衍壮大的。我们的根本目的,是让汉文化更加发扬光大,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加美好,民族更加团结。
所以,我从房地产说到了湖泊,从湖泊说到了文化,这些都是几百年大计,都是艰巨任务。
但是本文说了半天,好像还没有正面回答在《邓元杰的看法: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(重磅文章)》中的第3个重要问题:中国是不是已经大到了“就算自己韬光养晦,别人也会上门找麻烦”的程度?
是的。但是这两篇所有的长篇大论,都是在为回答这个问题做铺垫,同时也讲了很多内容。
进一步的问题是:未来世界的竞争格局是什么?中国应该怎样做好准备?
下一篇回答。

E周行2018-06-05天津和平提现困难 平台名 E周行 注册资本 3000万万元人民币 平台所在地 天津市和平区 法人 叶盛 公司名 天津源丰财富生活 […]...

大桔网 2018-06-19 广东深圳 平台失联 平台名 大桔网 注册资本 1111.1111万元人民币 平台所在地 广东深圳 法人 张敏敏 公司名 深圳大桔互 […]...